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异度冲击 !

    照秦小侠的理解,这河肯定是被上游几家印染厂污染的。

    但早些年政府就整治过这些企业,甚至现在都应强制勒令他们搬迁,全都迁入越城新开的集中工业区。

    按理说这些厂的旧址已经停止生产了,目前没这能耐也没这胆量把河流污染到这种程度了。

    思考着这些问题的秦小侠余光瞥到了正在对付一颗棒棒糖的豆豆。

    然后身子就顿住了。

    有时候,秦小侠这个人思维是比较乖张的,用黄久天的话说就是脑回路清奇。

    豆豆见秦小侠停了下来也跟着站定。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棒糖是不可能给你的!”

    “去去去!”

    秦小侠有些严肃的看着咬紧棒糖棍的某个“小朋友”。

    “豆豆,你说世界之力很强,你的通过只是意外,那有没有可能,存在别的‘意外’?”

    豆豆刚想张口说不可能,但脑海中回忆起世界之力隔绝的另一面。

    那冲击翻腾的场面犹如狂涛拍击暗礁,在心底始终留存阴影。

    “唔。。。这个,我也不好说。”

    秦小侠无奈的看着他,这货本就是个特别的捣蛋鬼而已,又不是什么研究学者大法师什么的。

    不过豆豆后面的话令秦小侠刮目相看。

    “我经历过一次,总之世界之力的概念有些不太好形容,它就像是一座宏伟大坝,将惊涛骇浪阻隔在外,但有些东西偶尔会被浪涛拍到大坝之上。”

    “像我当初就是这种情况,大表哥,你明白我意思吧?”

    秦小侠在脑海中想象一下。

    “嗯,继续说。”

    豆豆吮了一下棒棒糖然后斟酌语言。

    “在大坝上,我能眺望到这个世界,但却依然过不来,嗯,这么说也不太对,可能和隔着玻璃看人差不多,很接近但过不来。”

    “虽然在我看来那是天堑,尤其是越强大的存在会被世界之力重点关照,但你看我不是过来了嘛,虽然是用了愿望,但也保不准其他东西就过不来。”

    看着豆豆在那装昨晚视频上看到的专家学者挺搞笑的,但内容也让秦小侠一惊。

    “那你说弯泥鳅河会不会是因为进了异世界的怪物,能污染这么大一条河,这怪物得多凶残啊?”

    两人对视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的望向已经在视线中的那条河。

    豆豆一脸认真的看向秦小侠。

    “大表哥,要不透露给科学家吧,让怪物对付怪物!”

    秦小侠差点被豆豆的话呛住。

    “科学家过来你不怕连你一起抓走啊,先别想着对付怪物,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检验一下河里有没有古怪?毕竟你也是异世界的神奇精灵嘛”

    难得听到秦小侠带着夸奖和请求的语气对自己说话,豆豆很是受用。

    “让我想想!”

    他歪着小脑袋想了一小会。

    “没有。”

    “啪~”一个暴栗就扣在豆豆头上。

    “没有你装个什么,晚饭的布丁取消了!”

    豆豆是很委屈的,他很想说虽然觉得很受用,但他没有装X。

    听到布丁取消,马上就急了。

    “等等等等,我没有直接的办法,但是有间接的办法!”

    “什么办法?”

    豆豆偷偷瞄了秦小侠一眼。

    “许愿啊,如果只是问个问题的话,理论上应该可以的吧。”

    这等于要消耗“属于秦小侠”的一个金币,豆豆很是忐忑这个比自己还守财的家伙会不会舍得。

    没想到这次秦小侠答应的倒是很爽快。

    “可以,就这么定了,你愿力什么时候恢复,我们就什么时候许愿。”

    弯泥鳅河毕竟是清镇的母亲河,秦小侠自觉也是个清镇人,要是真的有什么怪物在里头,对自己对清镇都是个威胁。

    他没心思当超级英雄,但家门口的隐患还是尽一下力为好。

    由于有着心中的猜想,秦小侠和豆豆过桥的时候比来时奔跑得更快,生怕真有怪物把他们突然拽下去。

    。。。

    与此同时,越城环保局柯华区环保分局对这条河问题也非常头疼。

    高频率的在河流上下游巡查,想找出河流污染的具体原因。

    现在带着两人沿着河流上游走的正是刘科长和两名新入环保局的年轻公务员。

    他们的方向是上游已经关闭的印染厂。

    三人带着厚厚的口罩,远远已经能看到印染厂的围墙。

    大大的红色“拆”字醒目的刷在墙上。

    这里将会拆除厂房改建其他项目。

    厂区一片寂静,由于恶臭扑鼻,这段时间连两个守厂的门卫都不来了。

    三人停了下来。

    “科长,到2号点了。”

    刘科长看看河边不远处的厂房,再看看河流。

    “采样吧。”

    其中一个小伙子娴熟的拿出手提袋子里的工具,将折叠杆接上,装好器皿,随后伸入到河中。

    等灌满采集器,马上提上来,另一个带好手套的小伙子将采集的河水倒入一个塑料瓶。

    “好了,去3号点。”

    在刘科长带领下,三人再次沿着跟上游走去。

    这样的工作,在短短几周内他们反复了好多次了。

    可是没办法,如今环保工作压力大,查不到原因,只能多去巡视一下。

    而且从每次的检验结果看,河流的污染程度显然是在缓慢上升的。

    刘科长一边想着可能的问题,一边看着河道。

    河上这会飘过来一团黑黑的东西。

    仔细一看,是一条狗的尸体。

    但也就一眨眼的功夫,狗尸不见,只余下河面上一圈圈的波纹。

    这让刘科长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科长,3号点到了。”

    3号点距离2号点不算很远,这里有一艘水泥小船,他们打算在这里上船到河中心采样。

    刚刚的“眼花”让刘科长莫名有些不安。

    。。。

    越城环保局柯华区环保分局。

    下班前5分钟。

    “小李,老刘还没回来呢?”

    一个体态丰满的中年女子路过靠门的桌子问边上的一个女孩。

    “嗯,还没回来,邵峰和张哥也没回来,估计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中年女子“哦”了一声离开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中年女子一边收拾下班要带回家的东西,一边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里的提示音是“您所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奇怪,电话都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