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异度冲击 !

    老板心中的担忧或者还有恐惧积压,急需宣泄口,顾不得有些内容会不会吓跑顾客,不停地倾诉着。

    听得秦小侠和豆豆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更别提苏酥这个女孩了。

    怪不得这家烧烤店里客人这么少,八成这老板不是第一次以这种带着惊恐的状态说这事了吧。

    听到这么惊悚,秦小侠和豆豆两人当即就打了退堂鼓。

    开什么玩笑,听老板叙述,他那儿子显然是要“突变”的节奏。

    这会往那凑不作死嘛!

    身上有魔力不假,但先不说顶不顶得住。

    就算是拿枪的流氓,也不会随便进去挑衅一群拿着刀的陌生混混啊,又不是动物求偶彰显武力。。。

    “呃。。。呵,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老板,我建议。。。”

    秦小侠半句话没说出来。

    他很想建议这老板家里人报警,或者寻求别的办法将儿子隔离什么的。

    毕竟,这剧情,这节奏。

    怎么看都像是科幻电影里,智障龙套在家里养即将尸化的亲人的那种作大死节奏。

    但话到了嘴边却不好说了。

    亲情的羁绊又岂是一句话能斩断的。

    秦小侠敢那么说,店老板起身抡一拳过来都不奇怪。

    “老板,其实。。。”

    苏酥看看秦小侠和豆豆,再看看老板,很想开口说这里有人能帮助他。

    就豆豆口中的“灵魂被阴寒腐蚀”,显然不是正常医院能搞定的。

    可是她也不敢自己代替他们做决定。

    只能带着恳求的目光看向秦小侠。

    不可否认,苏酥的外貌配合现在的眼神,还是极具杀伤力的。

    秦小侠还没弯,自然是有被电到的感觉。

    在开口的那一刻,秦小侠将自己的行为归结为“雄性动物在雌性面前的表现欲。”

    “老板,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带我们去你家看看?”

    秦小侠自觉是正义感加荷尔蒙起了化学反应,导致了这种上头结果。

    老板放下烟,有些诧异的看看他们。

    一个头发花白的年亲人,一个顶多幼儿园状态的小孩,一个一看就是混血美女的姑娘。

    “你们是医生?”

    秦小侠摇了摇头,在苏酥错愕的眼神中指着她。

    “她是一个灵媒,用水晶球的那种,电影里总看过吧,你可以理解为外国跳大神的。”

    不过秦小侠这番话,换来的是老板更加怀疑的眼神。

    虽然自己家情况很糟糕,但也不至于一句话就往家里带人治病的。

    况且,自己儿子最近的状态,已经有些不太方便了。

    换成谁也不会马上相信的,这点秦小侠理解,正好也可以借这机会检验下苏酥刚刚的话。

    “咳,美…苏酥,证明一下自己啊。”

    听到这话,没准备的苏酥刚想拒绝却马上制止了自己。

    他看看烧烤店老板,又看看秦小侠和饶有兴趣的豆豆。

    ‘恐怕是个考验,是了,一定是个考验!’

    秦小侠和豆豆完全不清楚苏酥是个什么状况。

    之间这姑娘一下“气势变了”。

    “好!请看着吧,我不会在错过这个考验了!”

    然后将桌上的烧烤扫到一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拳头大小的水晶球和垫子放上去。

    秦小侠一直觉得苏酥的水晶球比起电影上看到的也显得太小了,比她命运屋里的卖品也小很多。

    这也是豆豆选择偷它的原因,因为方便带。

    直到刚才才得知卖品基本都是人工水晶或者玻璃制品,天然的大个白水晶比较罕见。

    苏酥这个虽然才一个桃子大小,但在天然水晶中已经是非常大的个头了。

    自顾自从冰柜里取了矿泉水。

    用它沾着纸巾细细擦拭面部和手臂。

    这是心理暗示并集中注意的过程。

    见到这姑娘这么严肃,包括老板在内的三人也被气氛感染,纷纷安静下来。

    苏酥将心思放空,心中微微怀想着要占卜的事情。

    ‘哟,果然有点门道啊。’

    秦小侠开始感知到类似他魔力调动过程中,周围“环境”的那种回应,只不过比起他,苏酥的这种弱得很,也有一些细微的不同。

    并没有等待多久。

    “我看到了。。。男孩子,蓝色,啊~~他在吃生肉!”

    苏酥像是受到了惊吓,一下子中断了占卜,显得有些气息不稳惊魂未定。

    秦小侠和豆豆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店老板却微微张大了嘴,随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老婆,浩浩没事吧?。。。嗯,什么?”

    老板按着电话回头看了看苏酥。

    “那现在绑回去了没?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挂完电话。

    店老板难以置信的表情下,看苏酥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救星了。

    作为一个标准的传统华国人,对于“洋鬼子”的那些玩意,以前他是从来不信的。

    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粗糙的双手捏紧了裤腿,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开口。

    “这个。。。呃,大师!你方不方便。。。”

    三人明白,老板是想请苏酥去家里看看能不能用超自然的力量治愈下自己儿子,把丢掉的魂找回来,把上身的“鬼”驱除。

    这下苏酥紧张了。

    她的确占卜到了一些东西,但她只是个占卜师,不是魔法师啊。

    她哪会什么驱鬼降妖的。

    只好把求助的目光送向秦小侠。

    “这个。。。秦,秦先生。。。”

    老板以为人家不太愿意去,心下着急起来。

    “大师放心,该给的报酬一分不会少!”

    “咦,多少钱啊~”

    豆豆放下酸梅汁突然问了一句。

    老板也看出来,这三人的关系虽然看似不是很亲密,但苏酥显然不是真正做主的。

    不知道这洋大师出手的收费是什么标准,斟酌着回答。

    “之前请办过两次法事,价格大概在三千。。。但我们家家境还算殷实,只要能帮浩浩驱邪,钱不是问题!”

    后面半句显然是怕洋大师行情不同刻意加上的。

    秦小侠和豆豆这时异口同声。

    “我们答应了!”

    “咳!我们出声询问,本来就是存了想要管一管的意图的!”

    苏酥“……”

    PS:感谢书友真实神树500币打赏,感谢书友彦归立夏、愿汝一世平安、叶虚枕、书友161225231319537的100币打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