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异度冲击 !

    大概有两分钟,秦小侠满脑子都是‘是不是金币是不是金币’的这种想法。

    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玩意是从自己枕头下面被带出来的!

    很显然,绝不可能是自己放进去的,更不可能是秦老头的,而且这枕套被单才换没几天,绝逼是最近放的,甚至九成就是昨晚!

    想到这,秦小侠又突然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是身子冷还是心理发颤。

    连忙回床边穿好衣服,然后满屋子转悠检查角角落落,再挨个查看门窗情况。

    基本上都是自己昨晚反锁的状态,丝毫看不出有谁从外面进来过。

    ‘除非根本不是人!’

    “嘶~~”

    吸气声中,一个更猛烈的寒颤从脚麻到头。

    不过恐怖感的自我营造仅仅维持了几秒钟,就被手上沉甸甸的金色给打破了。

    “如果真的是金币,好像也不赖啊。。。”

    。。。

    中午,装摄像头的工人就来了,而门锁更是在上午就已经换过。

    秦小侠嘴上说着好像不赖,行动上还是很诚实。

    谁也不愿意自己家随时能进人,这种情况,装个摄像头拍一拍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很多恐怖电影不是演了,摄像头照相机啥的能拍到脏东西嘛,再假也能图个安慰不是。

    监控系统比想象中便宜不少,加上工人的安装费,三个摄像头才用去千把块钱,完全负担得起。

    等一切结束,叫了个披萨外卖,边吃边纠结一个问题。

    这摸着像金币,看着也像金币的东西,到底要不要去找个专业的鉴定一下。

    网上找的鉴定方法他也试了几种,只有质地软硬方面稍稍有差异,但也可能是自己怕用力太过,损坏“金币”的美感。

    毕竟万一要是个古董呢,而且也存在黄金合金的。

    不过问题也出来了。

    你说要是这金币它是个赃物,而且有可能是施主正在寻找或者干脆报了案的,那自己拿去鉴定,不就被那该死的毛贼坑了吗。

    黄泥掉裤裆,就算最后解释清楚,也是人生污点啊!

    在心中,秦小侠其实已经大比重认定这就是金币,也绝对想占为己有。

    路上捡个钱包说不定还有归还失主的意思,这从自己枕头底下掉出来的,岂有推辞之理!

    网络上查了无数哪里有黄金失窃或者古董失窃,还上公安部网站查看有没有类似的通缉,都没什么发现。

    扭捏到了午饭后,心理和猫爪一样的秦小侠还是按耐不住诱惑,决定去找个当铺鉴定一下。

    时针转动一个半小时,距离清镇十几公里外的柯华区,一家中规中矩的当铺内。

    中年鉴定师拿着金币看了许久,又是放大镜照看文字,又是小手电照花纹,看得秦小侠心中信心大增。

    虽然是外行,但也明白,在专业人士手中,黄金真假是很容易判断的,而假货一般是不需要看这么久其他东西的。

    等半天,终于见到这个陆姓鉴定师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有些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的金币。

    “秦先生,您这是真的金币,而且不是一般的纯金锻造工艺,应该是一种特殊合金,使得金币的色泽很亮,也加大了硬度,但金含量也绝对超过18K。”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秦小侠现在脸上和心里都是笑容满满。

    “秦先生,冒昧问一句,这金币您从哪得到的?”

    秦小侠心中咯噔一下,斟酌着反问一句。

    “怎么了?我从我过世爷爷的箱子里找到了。”

    鉴定室显然也是见过很多事的,忙摆手。

    “秦先生别误会,并不是这金币有什么问题,而是金币上的文字,我居然不认识!”

    “外国字呗,你还能全会啊?”

    秦小侠面露轻松的开了鉴定师一句玩笑。

    “秦先生说的对,也不对,我自然不可能全会世界上的各种文字,但作为一个鉴定从业者,认出它属于哪种文字还是有把握的,不过这种,我没见过,要么它不是文字,只是一种特殊花纹,要么就是从未发现过的吧。”

    说到这,鉴定室也笑了,这金币线条细腻且新颖,加上这个合金工艺,多半是现代自造的,估计就是花哨的创意篆刻吧,他倒是对能铸造这种金币的匠人很好奇。

    可惜这位秦姓客人并不想说什么的样子。

    “秦先生,如果您想出手,我们以当前国内黄金的零售价格称重收购,也可以交给我们代卖,您看怎么样?”

    一般拿东西去当铺的人,肯定有一定出售意向,不过秦小侠暂时没打算卖,所以表示要考虑一下后就离开了当铺。

    刚出门口没多久,口袋中短信提示音响起,他拿出手机下意识的点开看看。

    是话费优惠广告,不过在打算把手机放回口袋的时候瞟到了屏幕上新装的实时监控软件。

    一时间,点开看看的念头不可抑止。

    反正也就是一点流量,新鲜劲上来了的秦小侠马上点开了监控。

    载入连接十几秒,监控画面就以三个分屏导入了手机屏幕。

    在门口、客厅和厨房三个位置的实时画面就进入了视线。

    “卧草!”

    画面清晰的那一刻,秦小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因为客厅的那个监控屏幕上,显示有一个小孩子模样的人正在到处溜达。

    ‘尼玛,真的有!还是个小孩子!’

    本来这次只是打算看看监控效果,没有任何看到“贼人”的心理准备,没想到一次就中奖。

    这小孩子带着一顶灰色的怪帽子,像是圣诞帽的灰色破旧版,身上穿着的衣服看起来也脏兮兮的看不出风格。

    赤着一双脚,外露的手臂和脚面肤色有些怪,或许是太脏的缘故也可能是摄像清晰度的问题,反正有些偏灰。

    面部因为没有抬头对着顶上的摄像头,加上那顶帽子的缘故,总是看不到。

    这家伙在秦小侠的客厅里东游西荡,一会跳上沙发一会钻到桌下,一个人玩的很嗨。

    没一会就走出了客厅的监控范围,但马上又出现在了厨房。

    正当秦小侠纳闷的时候,这小贼紧张兮兮的碰了一下冰箱,然后又迅速跳开。

    那一下跳了至少快一米半,以屏幕上看起来的小身板,已经是相当惊人的数据了。

    ‘这货搞什么?冰箱漏电了?’

    这个动作让秦小侠一时间忘了小贼的可恶,疑惑他在干嘛。

    十几秒后,小贼再次小心翼翼的接近冰箱,用脏兮兮的手戳了两下冰箱的门,见没有什么反应后,才放心大胆的站到冰箱前。

    秦小侠看得更疑惑了,这货到底在干嘛。

    带着这种好奇都忘了报警。

    足足等了快1分钟,就在秦小侠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小贼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双手将冰箱门一拉,打开了冰箱。

    而小贼自己则跳开了更远的距离。

    ‘这是哪个山旮旯里来的,怕电冰箱?’

    这疑惑刚起,秦小侠就看到小贼似乎已经迅速调整了状态,走到冰箱前拿出了他吃剩的披萨。

    他拿起一块放到身前,应该是在闻味道,随后半分钟,小贼以秦小侠瞠目结舌的速度吃掉了所有剩下的披萨,还不忘把盒子放回冰箱。

    看来是非常饿了,令秦小侠都动了一丝恻隐之心,甚至有种要不不报警了的念头。

    但下一刻,秦小侠再次怒了。

    只见这小贼吃完东西,在厨房没转悠一会,就进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拿着一块蓝黑相间的东西。

    ‘卧草,小贼把我键盘偷出来了!报警报警!’

    不过愤怒仅仅维持了不到5秒钟,秦小侠的身子就僵住了。

    他之前不知道这个小贼是怎么莫名出现的,但现在明白了,因为这个小贼将键盘藏在了冰箱底下之后,自己就直接消失了。

    这么在空气中消失了,没有什么烟化效果,也没有什么传送特效,不见的如此突然,仿佛从没有存在过。

    ‘卧槽!这特么真的是鬼啊?!’

    这还怎么报警?告诉警察家里闹鬼,而且这鬼就喜欢隔三差五把东XC起来让自己找?

    嗯,顺便还给了自己一个金币当奖励。

    想到这,秦小侠又是一愣,找了个路边角落停下来,悄悄拿出金币看看。

    在阳光下闪亮的金币透着某种令人心醉的光辉。

    感觉这贼小鬼就像在和自己玩耍,完了还给奖励我?

    这么看来又没什么恶意嘛,反而有点可爱!

    而且秦小侠马上又回过味来,鬼能吃自己的披萨?反正这么多灵异电影和传闻中是没见过的。

    本来秦小侠已经不太敢回家了,这会却鬼使神差的动了马上回家的心思。

    或许本质上,自己有一个追求与众不同和刺激的灵魂吧。